内外蒙古两大活佛兴衰:外蒙活佛怎样绝境逢生?

2017-11-30 12:52 浏览次数:

内外蒙古两大活佛兴衰:外蒙活佛怎样绝境逢生?

章嘉、哲布尊丹巴分别主管内外蒙古,在藏传佛教格鲁派中的地位仅次于达赖和班禅,这四大活佛体系都随着时代变迁走上了不同的演变道路。

1957年3月4日,台湾台北市,一位67岁的老僧安然圆寂。身边的弟子亲随详细记录了老僧的遗言:自己的遗体火化后,遗骨交由副官陈静轩、外甥贺永庆二人供养。自己的转世灵童,由陈静轩负责寻找,希望政府对陈、贺二人的生活予以照顾。

这位老僧,便是清代藏传佛教四大活佛之一章嘉系统的第七世转世者,法名罗桑般殿·丹毕蓉梅。

清代四大活佛——达赖、班禅、哲布尊丹巴与章嘉,唯有章嘉系统随国民党政府迁往台湾。这对于以中国文化道统正宗自居的国民党政府来说,是弥足珍贵的。然而,此时的国民党政府已经困守台湾一岛,藏传佛教地区,无论西藏、青海还是蒙古均鞭长莫及,寻访灵童一事根本无从措手。虽有传言八世章嘉将在台湾本地甚至美国出现,但终究只是传言而已。被尊为“国师”、对国民党政府最为亲善忠贞的章嘉系统无奈地在台湾宣布断绝。日后,虽然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十四世达赖曾指认了八世章嘉,但这位章嘉活佛从未能回到自己在内蒙古的法座,也未能承袭从1706年(康熙四十五年)开始、延续了251年的“国师”尊号。

然而,与章嘉齐名、在清代掌管外蒙古教权的哲布尊丹巴系统则要幸运得多。2010年,一直不为蒙古国政府所承认的九世哲布尊丹巴索南达扎被授予蒙古国国籍,并在2011年正式被奉为蒙古国佛教领袖,在乌兰巴托甘丹寺举行了坐床仪式。虽然回到故地的九世哲布尊丹巴已经79岁,且在一年后便圆寂。但终究,被中断了87年的外蒙古佛教传统,从此可以回归正轨,福泽教民了。

那么,章嘉与哲布尊丹巴这对内外蒙古的最高宗教领袖,有着如何的过往,又是为何有着如此不同的结局呢?

两大活佛系统的来历

章嘉与哲布尊丹巴都只是简称,完整的称号是章嘉呼图克图、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

“呼图克图”是蒙古语,是在蒙古接受藏传佛教之后所衍生出来的尊号,本为“有福者”,后成为“圣者”和“获得佛果者”之意。在藏传佛教中,“呼图克图”是要“道行至高”的喇嘛才能获得,所谓“道”是指精通佛典,学识高深,所谓“行”是指持守戒律、普度众生。

“呼图克图”的尊号在清代之前,是由达赖、班禅来颁给,仅是作为佛法上的至高荣誉,类似于学位;而入清之后,则要由大清皇帝册封,就不仅是宗教的尊号,还代表着政治权力。

哲布尊丹巴系统来自于西藏,原本是拉萨三大寺之一哲蚌寺建立者嘉央曲杰的转世系统。1614年(明万历四十二年),哲蚌寺法台多罗那他应喀尔喀、也就是外蒙古诸部的邀请前往传经约20年,深得喀尔喀诸部信奉和支持,被尊称哲布尊丹巴,藏语意为“尊贵的圣人”。回到西藏后,多罗那他被四世达赖认可为外蒙古地区的最高活佛。1634年(明崇祯七年),多罗那他圆寂,次年,五世达赖认定土谢图汗衮布多尔吉之子札那巴札尔为其转世,法名罗桑丹贝坚赞,便是哲布尊丹巴一世。

哲布尊丹巴的前两世,都转世于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家族,在外蒙古诸部中极受崇信。但其地位是和达赖、班禅不能相比的,只是格鲁派在外蒙古地区的“主教”而已。

但到1688年(清康熙二十七年),喀尔喀遭到准噶尔汗国进攻,诸部汗王抵挡不住,发生了归附清朝还是俄罗斯的争论,而哲布尊丹巴一世力主往投清朝。因为他的至尊地位,喀尔喀数十万众归附清朝,宣告了外蒙古正式进入清朝版图。

有了这样的大功,哲布尊丹巴系统遂被清廷极为尊礼,康熙皇帝先后赐封“大喇嘛”、“启发哲布尊丹巴喇嘛”尊号。1725年(清雍正三年),雍正皇帝颁给二世哲布尊丹巴金册金印,正式命其掌喀尔喀佛教教务,使哲布尊丹巴成为了与达赖、班禅平起平坐的大活佛。

如果说,哲布尊丹巴从一世起便是外蒙古地区的最高活佛,清朝皇帝对其的册封还是因时就势的话,那么章嘉系统则是清朝皇帝一手扶立起来的。

章嘉活佛的法座,在青海互助县的郭隆寺。郭隆寺是青海湟水北部流域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被誉为“湟北诸寺之母”,属寺众多,因此活佛也很多,有“五大囊活佛”和“九小囊活佛”等二十余位活佛。而章嘉活佛便是“五大囊活佛”之一,出身于青海互助县红崖子沟张家村,因此被称为“张家活佛”,后康熙皇帝因觉得“张家”二字不雅,钦赐改名为“章嘉”。